聚融E在线教育平台

44亿票据案背后牵引出的层层关系链

发表于:2019-12-20   阅读数:140

裁判文书网近日披露的一则裁判文书,详实地披露了这起案值高达44亿,造成银行20多亿损失的票据大案。在这个案件里,涉及形形色色的票据掮客、过桥行及其相关业务负责人等,他们共同构成了这个票据黑色产业链的江湖。


微信图片_20191217153108.png


倪某,民泰银行瓜沥支行原行长。2013年初,倪某被任命负责民泰银行瓜沥支行的筹建工作,并出任该行第一任行长。


在2012年至2014年,倪某陆续借款给朋友8000余万元做资金转贴生意,后因资金无法回笼产生巨大资金缺口。2014年7月,倪某告诉他的客户洪某其资金困难,同样资金困难的洪某提议一起做商业承兑汇票转贴业务,并联系了“认识很多银行”的鲁某作为中间人,倪某等三人一拍即合,随即伪造了一整套材料,包括民泰银行瓜沥支行的汇票专用章和收讫章等,并找来了两家空壳公司作为出票人和收票人。随后,鲁某通过票据中介联系到民生银行常州分行作为这笔商票的出资银行。


一切准备妥当后,2015年1月,倪某等人合谋伪造了6张票面总计3亿元的承兑汇票,并盖上准备好的假章。随后,民生银行常州分行工作人员在民泰银行瓜沥支行取走票据。当天下午,已经扣除利息的转贴现资金到账,倪某分得2.309亿余元,洪某分得3825万余元,鲁某分得468.8万元,其他票据中介占有1709.77万元。


被外债所逼的倪某终于解了燃眉之急。然而,瓜沥支行的诸多风险逐渐暴露。2015年初,倪某因为放贷问题被派到分行上班。当年3月18日,又因民泰银行瓜沥支行违规问题突出、贷款大量逾期等问题,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决定给予倪某撤职处分,处分期限24个月。


撤职后的倪某并未收敛,继续以民泰银行瓜沥支行行长的身份在票据市场招摇撞骗。在2015年4-6月间,倪某伙同洪某,将民泰银行瓜沥支行作为直贴行参与到5起,案值达30亿元的票据骗贷案中。其中光大国际建设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国际)3笔,合计15亿元,截至案发,光大国际兑付10.5亿元,还有4.5亿元由过桥行自贡银行暂时垫付给出资行兴业银行成都分行。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一笔5亿元,截至案发已经全部兑付。


损失最大的两笔,是倪某经办的最后两笔业务,民泰银行瓜沥支行作为直贴行的天津冶金集团轧一钢铁集团10亿元商票最终违约,仅兑付5000万元,造成票据持有方兴业银行成都分行损失9.5亿元。


8月份,倪某以自己所有公司名义开出20张总值11亿元商票,经过层层转贴现后由兴业银行莆田支行出资贴现。截至案发前,该笔票据款仅兑付1450万元。案发后,涉案人员陆续归还贴现款1.431亿元,实际造成出资行兴业银行莆田支行损失9.424亿元


2015年11月12日,因发现倪某有违规放贷问题,且其旷工时间长,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杭州分行决定给予倪某开除处分。至此,作为“假行长”在票据市场招摇撞骗近一年的倪某正式结束了他在民泰银行的职业生涯。


新浪财经查阅裁判文书发现,在倪某等人实施票据诈骗过程中,出现了多家票据转贴现行的身影,他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各异,对倪某等人伪造的假承兑汇票层层背书。


以其中最大的一笔20张共计11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的交易过程为例。2015年6月下旬,倪某已被撤职的民泰银行瓜沥支行在招行兰州分行西站支行开立同业账户,这个账户也成为了后来票据贴现账款的收款账户。


在决定再次用假票据骗取资金后,鲁某找到了票据中介冯某,希望其能够为倪某和鲁某合谋伪造的11亿元假商业汇票寻贴现行。冯某同时拉来了贴现行兴业银行莆田支行和过桥行民生银行郑州分行。民生银行郑州分行票据部职员肖某表示,民生银行到民泰银行必须由恒丰银行过桥,且“民生银行和恒丰银行之间关系不好,需要再找一家银行做无背书转让”。冯某再次找来广州农商行作为恒丰银行与民生银行之间的过桥行。此外,兴业银行莆田支行钱某表示,兴业银行对民生银行的授信已经用完,需要一家有授信的银行,冯某再次拉来了邮储银行浙江分行作为民生银行与兴业银行之间的过桥行


至此,一笔票据转贴现业务,同时出现了4家过桥行与一家贴现行。那么,这些银行为什么要帮助过桥?票据中介们为何又要不遗余力地为倪某等人的这些假票据奔走?


交易流水清楚地反应了各家银行的所得。据裁判文书披露,以光大国际第一笔5亿元票据为例,2015年4月15日,民生银行宁波分行作为该笔业务出资行向河北银行支付486566666.7元,后经河北银行、九江农商行,最终民泰银行瓜沥支行收款485797666.7元,民泰银行瓜沥支行随即向收款方华夏金石公司付款485016666.7元。后华夏金石公司向舟山博凯公司支付中介费用3001.6667万元。


作为过桥行的河北银行、九江农商行、民泰银行瓜沥支行仅需走一下账,便赚得了165万元的过桥费用。形形色色的票据中介们,账面所得达3000万,正如光大利合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周某所说,“票据中介的利润约为9%-10%。这个费用成本虽然比较高,但企业为了生存没有办法,市场上有很多需要融资的企业,所以中介费用根本下不来。”


然而,这3000万元中介费用也并不全归中介所有。据肖某供述,收到的这笔3000余万元费用,打给出款方民生银行宁波分行票据业务负责人陈某150万元,打给民泰银行瓜沥支行联系人洪某指定的账户750万元,打给河北银行票据业务负责人王某100万元,通过戴某打给九江农商行方面500万元以上,给周某打款100万元。剩下的钱肖某、蔡某、戴某平分,每人大约400余万元。一条通过票据贴现瓜分利益的产业链,昭然若揭。


本案中,兴业银行成都分行与莆田支行分别损失9.5亿元与9.424亿元,成为最大损失方,加上自贡银行垫付的4.5亿元,这起案件合计造成银行损失23.4亿元


2016年3月22日,兴业银行成都分行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天津轧一钢铁公司、天津工益公司、天津轧一贸易公司、宁波银行杭州分行、民生银行宁波分行、平安银行成都分行、天津冶金集团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刘玉全归还票据款9.5亿元,成都市中级法院判决天津轧一钢铁公司归还票据款,平安银行成都分行、民生银行宁波分行、宁波银行杭州分行、天津轧一贸易公司、天津工益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兴业银行成都分行已申请对民生银行宁波分行执行。


2018年6月,兴业银行成都分行将生效判决确定的全部债权转让给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8年8月和9月将申请执行人由其行变更为宁波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同时,法院责令鲁某退赔违法所得9.47088亿元、洪某退赔违法所得4325万元发还被害单位。


其他的损失以及不法所得追溯,如自贡银行垫付的4.5亿,以及中介、银行相关业务负责人的所得,裁判文书并未披露太多。可见的是,所有的涉案人员,在这场案值高达45亿元的票据大案中,都逃脱不过法律的准绳。




本案已经宣判的几个主犯,鲁某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洪某犯票据诈骗罪、骗取贷款罪、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1.5万元;民生银行宁波分行票据业务负责人陈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5万元,退赔违法所得人民币2285万元上缴国库。


阅读更多
本文来源:新浪金融研究院   作者:未知

总共有(个评论)